七针首页  >>  针人针语   
 
朝闻七针 —— 周立煌
2016-11-1 00:00| 查看: 34|作者: 周立煌
 
 
    第二届立新七针针灸疗法初级班培训过去两周了,我们时常在微信后台收到培训班何时再开班、怎么报名、学程怎么安排等问询,复记起一位第二届立新七针针灸疗法初级班的学员周立煌在报名前写给冰台先生的信,刊发此文,敬请阅读。

朝闻七针朝可死矣
    冰台老师好,我想用这篇文章取得你的信任,获得这次初级班学习的机会。我姓周名立煌,今年31岁,重庆人,是从去年九月走上学医之路的,到现在刚刚一年。我出生于中医家庭,从未想过学医。自小没有什么病,即使有,吃一两副中药就好了。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把我领入中医之门,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决定放下工作,全职学习中医。我在这条路上摸索了半年,困惑犹如炮弹天天从头顶呼啸而过,胆战心惊,如履薄冰。又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今年四月接触到了立新七针。整整二十三天,把老师空间的文章一字不漏读完,相逢恨晚,一扫半年颓势,登泰山而小天下之叹,诚然“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乘胜追击,再接再励,网上网下把立新七针的资料翻了个遍,通通打印出来,反复读,不懂,没关系,读五遍留个概念,做笔记有个印象,闭关两月,自以为洞晓了老师的心法。我不会扎一针,即便有老师的指引,《九针十二原》也是似懂非懂,或者说根本不懂。七支针的名字、形状、长度,反复看图片,也在网上买了盗版来观摩,还是不太能记得他们的作用。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立新七针的心法不是七支针,不是内经的道法自然,而是解读内经解读道法自然的思维,是看问题的角度和方式。七针傲视群雄,不是具有什么绝招,保有什么秘密,只是理解事物的深刻。
    老师说:思路决定出路。老师说:观察自然现象和规律,融于人体来思考问题,这就是天人合一。我把老师苦口婆心地教导结合自己的人生经历,合成了这把屠龙之剑。世俗都说中医特别难学,不搞个半辈子苦不出来,好像整个人生都要搭进去才能把冷感冒还是热感冒分清楚。我承认,也许要花好长时间才能熟练运用七针,甚至一辈子都很难达到一流水平,但是思路,学习的方向,可以瞬间通透,顿悟成佛。我拿着这把剑忐忐忑忑,害怕自己隔空自慰,超级意淫,走上了信解行证、知行合一的学习之路。每读一本书,每参加一次学习班,每和一个自称中医的人交流,我都听他的思路、看他的兵器、察他的手法、试他的水平。我发现,不得不相信,不能不接受,“只要人间都充满爱,世界就会有和平的一天”简直荒唐透顶。这个世界到处是把无知当权威,把愚蠢当理智,把伤害当疗效,把训诂当内经,把教条当道法自然的砖家叫兽。这个行业靠着一幢又一幢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盖了无数钢圈的牛逼证书,镇住了千万患者的神,然后开膛破肚,干着轮胎坏了换轮胎,引擎坏了换马达,刹车坏了换油缸,把人当机器整的勾当。一个又一个的在世扁鹊,刻苦钻研大数据,“以此视病,尽见五藏症结”,把数学当医学而洋洋得意,不可自拔。那点疗效,我情愿相信是吃多了三聚氰胺、地沟油,吸了雾霾,提高了免疫能力。
    这样写,老师可能会觉得我多少有点偏激。文字本身有片面性,有时候会造成错觉。事实上我绝不认为中医万能,西医庸才,学了七针可以横行天下。一个事物有他的优势必然有相应的不足。天下至理。我的偏激是因为我痛恨亲朋好友被残害。我爸肩膀被小针刀割了一刀,三千块,我能TM相信是无创伤治疗吗?人类都到21世纪了,还把几百度的火针往腿上扎,这和两千年前的刑罚有区别吗?所不同的是,现在一边扎还一边自拍,自虐经过两千年自动升级成了自恋。前两月我见到一个小孩,两三岁的样子,肺部开了一刀,举债求医,四处奔走。开刀之前只是经常感冒发烧而已。开刀之后,确实取出一些什么东西,随即面临死亡。说好的健健康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去哪儿了呢?我并不认为不开刀就特别好,喝点草药,扎两针就重生了。万不得已开刀之前,是不是进行一些其他的尝试,而不是把那些冰冷的数据当成权威,吓得父母双膝瘫软,立马缴钱,仓促决定,遗憾终身。他妈妈的表情,我永远不可能忘记。表情很简单,不是那种电影里演的什么面部扭曲到绝望,就是一声轻轻的叹息,但我感受到的那种沉重、四顾茫然,一生都无法忘记。那种走投无路,只好相信因果报应的悲哀充满我心。我只能告诉自己,这就是自然,这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人不管怎样净化,穿什么西装,用什么苹果,本质上就是动物。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活着?相信这辈子的苦是上辈子做的恶?我不认为这个层面的因果报应是什么佛法无边。我相信思维决定命运。我绝不屈服于弥天大谎。钻石就是石头,绝不能代表永恒。
    再举一个好玩的,让老师看看俺练的宝剑。前几天参加一个学习班,来了两个大师。五十来岁的样子,啤酒肚,时不时在课堂上窃窃私语。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没啥水平,基本礼貌都不懂。前天偶然点开大师头像,其中一个叫做九龙一把抓,尼玛啊,牛人啊,顺便往朋友圈拉拉,不得了啊,大师还搞点微商,微商图片就是一个S形女人,卖什么丰胸的膏药。这种还自称中医,简直天方夜谭。在我没有用立新七针武装自己之前,绝不能如此一针见血看到问题本质,对这些牛人的判断肯定有摇摆。这种没有名牌的大师秒秒钟拿下。再举一个有包装的,有出厂编号的,这种难度稍微大一点。比如有位老教授,德高望重的,晚上七八点钟给同学讲伤寒,也算是不畏艰辛了。讲着讲着,就说猴年马月自己和另外一个教授搞了什么治心脏病的药,中药和西药混在一起,疗效特别好,前几年莫名其妙被停了,大有愤愤不平之意。一听,立马想到老师讲的西医打药水也有秘方的故事。这有什么区别呢。他讲伤寒的水平,就不说了,反正我是睡着了。那天晚上唯一的收获就是老师你没骗我,西医秘方不比中医少。这号名牌大师见了几个也是秒秒钟拿下。再难的也有,著书立说的,用七八年时间写本读内经的心得体会的大有人在。这类大神分辨起来就难一些。首先人家就虔诚(真心认为他用功),虔诚容易让人感动,一感动就容易被忽悠了。我只学了一年中医,自认为在学习方向的把握上算是及格的。熟读老师的空间对我的启发绝对超过古往今来所有大师。站在老师的肩膀上之后,我并没有迷信老师。事实上,我认为每一本中医书,包括内经、伤寒,包括老师和七针弟子的每一篇文章,都是一个陷阱。独立思考的能力,是越过这些陷阱的唯一武器。我之所以掌握这个武器,是因为从高中开始一直喜欢看历史方面的书(顺便一提,俺的代数奇差,几何超好,想象力过于丰富),十来年得出一个结论:压根没有绝对正确的答案,所有结论都是相对而言,而且不能用是非来衡量。后来用到工作中,特别是近几年经商,体会更深。我骨子里就不信神马虔诚、虚心、真诚之类的东东和真理有什么关系。老师的话,我都要慎重考虑,反复思量,知行合一之后再去理解。他穿一身道袍,打两趟陈家沟的太极,我就信他破解了卫气、营气?不管这些大师怎么牛,吹得咋样天花乱坠,只要仅仅把握“气血”二字就能揭开他们的真面目,知道他们的实力。自从读了老师写王红军的文章,慢慢悟到气血的时候,就开始跟着视频练通背拳的招式。天天不间断,现在小半年了。后来接触到一些内家拳的桩功,加了进来,也是天天练。确实相当枯燥,但是为了有一天能做到“效之信,若风之吹云,明乎若见苍天”,必须坚持。最近参加学习班,遇到一位聊得来的朋友。他搞这行十来年了,十年前,几乎是在踏出校门时就遇到一个很好的老师教他气功,他练了一年,后来自己出去开店的时候懒惰了。听到这个故事,我的动力更大了。曾经有一个成为大师的机会,没有好好珍惜啊……我相信练三年,身体一定可以和老师一样柔软,气感十足。老师是在2008年遇到王红军,为何要到2013年,七针才有全面突破?我相信,这和练功需要三五载才能出成绩密切相关。
    我很难相信一个人,因为真诚在这个世界丧失殆尽,伪善特别多,包括我自己很多时候的很多言行。现在已经凌晨了,这篇文章想写很久了,一直没有找到感觉,直到晚上看到公众号发的初级班招生信息。一刹那,几个月之前,那个通宵达旦阅读老师空间的感觉又回来了。那种如饥似渴的阅读,跟当年造原子弹没区别。当时的那种兴奋,越读越沉迷,不可自拔的激动、紧张、怀疑、确认、否定、肯定、跃跃欲试都回来了。如果没有你,我一定不知道要在这条路上付出多少倍的艰辛。这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把别人害了,还以为自己帮了人家。感谢你,素不相识,写下那么多热血激昂的文字,点亮我的人生。
    写到这里,初级班不初级班都不重要了,环跳肿么扎也没有意义了,针不针的都是假的。如果人生没有知己肝胆相照,狭路相逢(即使曾经肝胆相照,狭路相逢,结局形同路人),如何面对苍天,怎么舍得死去!我不相信什么六道轮回,成而登天。等这一辈子结束了,烟消云散,尘埃都不要做。时光会让我们老去。                                   

                                  2016.09.04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收藏 分享 邀请
 
上一篇:寡人无疾 —— 周立煌        下一篇:酒是好东西 —— 齐白君
 
 
 
 



Copyright © 2015-2017 lixinqizhen.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