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针首页  >>  针人针语   
 
《世界针灸杂志》刊发的立新七针论文 ———— 李晓峰
2016-11-27 00:00| 查看: 21|作者: 李晓峰
 
 
    近日,重庆立新七针编辑部收到一封电邮。发来邮件的李晓峰先生是河北中医学院的老师,李老师几年来一直关注立新七针,通过参阅陈立新先生的文章,自己领悟、研究内经医学,并应用于临床,取得强大临床疗效。遂撰文“基于《内经》的古员利针的复原及运用”,发表在《世界针灸杂志》2016年第三期。该文刊发后,李老师写来长信感谢陈立新先生对祖国医学的无私贡献和对自己的启迪、帮助。信中说“先生的文章,嬉笑怒骂,直指本质。内经医学强大生命力的恢复就在九针之中。”先生得闻此事详情,十分感慨,赞叹如此有心人,难能可贵。先生说:“你的论文写得很好,这也是国家级期刊有关立新七针的第一篇论文。我希望通过立新七针的针具针法和诊治理论,引起更多人对内经医学的重视。”鼓励李晓峰先生继续发表论文。
    今日,我们刊发李晓峰先生发表于《世界针灸杂志》原文的中文版,以飨读者。
    备注:《世界针灸杂志》、《中国针灸》、《针刺研究》是仅有的三本关于针灸的国家级核心专业期刊。

基于《内经》的古员利针的复原及运用

[摘  要]  《内经》九针的出现为后世针具及刺法的形成发展奠定了基础,但后世针灸临床并未真正实现九针的应用。员利针为九针之一,本文以员利针为例,介绍陈立新先生遵于《内经》,挖掘复原九针针具及诊治规律的探索。详述基于《内经》的员利针针形、针法及临床运用。

[关键词]九针  员利针  立新七针  复原  临床应用  思路方法

Recovery and Utilization of Ellipse-sharp Needle Basedon The Internal Canon of Medicine   LIANG yu-lei,ZHANG xia, SUN yan-hui,XU xiao-kang,ZHANG hui-zhen,SUN li-hong,LI xiao-feng(Instituteof Acupuncture andTuina,Hebei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Shijiazhuang050200,Hebei Province,China)

[ABSTRACT]  The emergence of the nine-needles in The Internal Canon of Medicine,laid a solid foundation of the later Needles and Acupuncture methods’formation and development, but the later acupuncture clinical did not achieve the applicationof the nine-needles.The ellipse-sharp needle is one of the nine-needles,for example in this article,introduce Mr.CHEN Li-xin  came in The Internal Canon of Medicine,mining recovery the nine-needling and the diagnosis and treatment.Give details of shape, methodand clinical application about the ellipse-sharp needle based on the part of The Internal Canon of Medicine.

[KEY WORDS]  Nine-needles; Ellipse-sharp Needle; Seven-needles of LIXIN; Recovery; Clinical Application;Thinking and Methods


    《内经》对九针(鑱针、员针、鍉针、锋针、铍针、员利针、毫针、长针、大针)有多篇详细论述,九针的出现具有重要意义,为后世针具及刺法的形成发展奠定了基础。但其后历代相关针灸著作虽见载关于《内经》九针的论述,可常用者仅“毫针”“三棱针”“长针”数种,特别是宋以后针灸文献中所记载的各种针法也主要针对毫针而言[1]。其他几种针具针法的临床应用相对较少,甚至几乎得不到真正运用。明代汪机著《针灸问对》言:“今之针士,决痈用锋针铍针,其他诸病,无分皮肤肌肉血脉筋骨,皆用毫针,余者置而不用。甚有背于经旨矣。”当今针灸临床的现状亦是如此。

    重庆巴南立新七针针灸研究所陈立新先生遵于《内经》,结合其多年临床的丰富经验,反复探索,挖掘复原了基于《内经》经脉气血理论的古九针针具及诊治规律, 验于临床,疗效显著。目前,相关古九针针具(立新七针)已获得国家专利及医疗器械生产许可。九针针具及其临床治疗思路,代表了《内经》对人体经脉气血及疾病的认知。运用得当,有助于临床疗效的大大提高,将大大扩展针灸治疗的范围。员利针是九针中最有代表性的针具之一。现以员利针(专利号:2012207015729)为例,说明陈立新先生基于《内经》的对九针挖掘复原,及员利针临床应用的思路和方法。

    1 现今临床之“圆利针”与《内经》员利针不同

    近代山西师怀堂在古九针基础上改良发明了“新九针”,其中之一有圆利针,其针身直径可达1.5mm,针尖为松针形[2、3]。胡超伟圆利针疗法为近年兴起的新型疗法,其融合现代解剖学、生物力学等知识对圆利针疗法的临床应用进行了系统总结推广[4]。另有以员利针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5],其“员利针”实为圆利针。此种圆利针与《内经》员利针“尖如氂,且员且锐”的形制不同,其针形与传统毫针无本质区别,只是针身直径相对较粗(0.5mm及以上)。

    2 基于经典原文复原员利针针形

    《灵枢•九针十二原》云:“员利针者,尖如氂,且员且锐,中身微大,以取暴气”。《灵枢•九针论》云:“虚邪客于经络而为暴痹者也,故为之治针,必令尖如氂,且员其锐,中身微大,以取暴气……员利针,取法于氂,针微大其末,反小其身,令可深内也,长一寸六分。”

    《说文》言:“氂,牛尾也”。“且员且锐,中身微大”,“针微大其末,反小其身”,均说明员利针针尖部又圆又锐,这种针尖如倒水滴状,针尖向上的针身延续部相比之下更细小一些。

    故复原员利针的形状为:针身长度为30~90mm,直径为0.6~2mm,针尖成倒水滴型,针尖的长度为1~4mm,针尖最大直径与针尖端到该处的垂线距离比为1:2~1:4,针身与针尖连接部的直径为针尖最大直径的一半。(图1、图2)

    3 员利针治疗筋痹

    员利针在《内经》中是专为治疗筋痹而设的针具。《灵枢•经筋》专篇论述了十二经筋的循行及病症表现。筋痹亦为现代针灸临床常见病症。

    《素问•长刺节论》曰:“病在筋,筋挛节痛,不可以行,名曰筋痹。刺筋上为故,刺分肉间,不可中骨也;病起筋炅,病已止。”中医指的“筋”即解剖学所指的肌腱,肌腱附于骨关节处,上无肌肉覆盖,皮下常可触及。“风寒湿三气杂至合而为痹也”,风寒湿等邪气侵扰可致肌腱的挛缩,甚则牵拉相应肌肉及所附着关节拘挛,引起疼痛和功能活动受限,即所谓的“筋痹”。

    《灵枢•官针》云:“病痹气暴发者,取以员利针”。《刺灸心法要诀》又云:“员利针形尖如氂,主治虚邪客于经,暴痹走注历节病,刺之经络实时痛”。筋痹发作,除局部肌腱的紧张拘挛,关节肌肉的运动障碍,亦常见相对较剧烈的疼痛,故称“暴痹”“痹气暴发”。可以员利针治疗。

    以员利针刺筋时,尖锐的针尖首先刺破筋腱,继而圆形的鼓起部通过挛缩的肌腱,可将肌腱扩张并撑开,但又不会撕裂肌腱。随“尖头圆肚身小”的员利针一进一出,肌腱随之张弛,从而解除其拘挛状态,达到了松筋而不伤筋之效。根据生物力学原理,肌腱的挛缩解除后,与肌腱关联的肌肉及相应关节的异常高应力亦随之解除。

    4员利针针法

    《内经》中所载“恢刺”“关刺”为刺筋之法,《灵枢•官针》曰:“恢刺者,直刺旁之,举之前后,恢筋急,以治筋痹也”,“关刺者,直刺左右尽筋上,以取筋痹,慎无出血,此肝之应也。”对两种手法的应用有较多临床研究报道,但多以毫针作为治疗针具[6]。

    如以员利针操作,能大大提高针刺治疗筋痹的临床疗效。根据相应原文所述,员利针操作手法为:通过触诊找寻相应拘挛的肌腱或筋结,直刺筋上异常反应点一针,可感知针体通过肌腱后有明显的落空,即停止深入。根据症状严重程度,可将针提至皮下,朝左右前后各针一针。

    5 典型病案

    5.1 膝痛

    耿某,女,37岁。自诉右膝痛三月余,自觉上下楼膝关节内疼痛加剧,右膝下沉重。无其他症状,舌脉均可。X片检查无明显异常。查膝关节无变形及肿胀,膝周触诊外膝眼处压痛。根据病人描述,疼痛来自膝关节腔内,为《内经》所言“膝中痛”。《灵枢•杂病》云:“膝中痛,取犊鼻,以员利针,发而间之,针尖如牦,刺膝无疑”。以员利针刺犊鼻,针向膝关节中心一针,退至皮下,贴髌韧带外侧边缘向上下各斜刺一针。出针后嘱病人上下楼梯、并做蹲起等活动,症状消失。七日后二诊,诉仅劳累后右膝内侧稍有不适。以员利针在内膝眼处针刺一针。三月后随访,膝痛等症状完全消失,无复发。

    5.2 坐骨神经痛

    张某,女,52岁。右下肢“坐骨神经痛”二十余日,疼痛从右髋外侧向下肢放射至小腿外侧部,并见腰部、小腿外侧胀痛。行走坐卧皆痛,逐渐至不敢走路,影响睡眠及饮食。曾于别处行推拿及常规毫针、电针治疗,疗效不显。刻诊见面容憔悴痛苦,两关脉弦,舌胖嫩苔白。查体见右环跳外侧筋紧张并压痛明显,阳陵泉部压痛,委中上瘀络明显。《灵枢•厥病》言:“足髀不可举,侧而取之,在枢合中,以员利针,大针不可刺”。先予委中上瘀络刺血,出黑血约20ml。再以员利针于环跳外筋挛压痛处及阳陵泉部行恢刺法。针出窜痛胀痛均消失。七日后二诊,诉偶尔会出现向小腿外侧的窜麻感,环跳外稍有不适。以员利针刺环跳外另一筋结压痛点。一月后随访,两次针刺后症状消失,愈。

    6 体会

    根据人体不同部位经筋大小不同,病变程度不同,临床可选用粗细不同的员利针。对筋痹的治疗上,员利针“且员且锐”的针形,使其具有其它针具无法替代的优势。须注意的是,在对不同经筋病症的诊治上,选穴取点须按《内经》经脉气血的思想为指导,这是其明显区别于现代圆利针基于运动解剖学、人体生物力学的取点方式的。

    《灵枢经》又称“针经”,其开篇“九针十二原”首论九针,可见九针的重要性。

    《灵枢•官针》曰:“九针之宜,各有所为,长短大小,各有所施也。不得其用,病弗能移。”九针是为应对临床不同病证所设立的,是古人智慧的结晶,每支针的大小长短形制均有其临床应用的依据。不选择正确的针具,疗效即会大受影响,甚至引起不良后果。正如《灵枢•官针》言:“病小针大,气泻太甚,疾必为害;病大针小,气不泄泻,亦复为败。”针具选用正确,临床疗效才有保证,方能实现《内经》所言“效之信,若风之吹云,明乎若见苍天”的效果。

    遵于《内经》,以临床疗效为准则,挖掘复原《内经》九针及其诊治思路,发挥九针在多种痹症治疗上的巨大优势,对针灸临床的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


参考文献

[1] 黄龙祥.中国针灸学术史大纲[M].华夏出版社.2001:724-725.

[2] 冀来喜.新九针圆利针疗法[J].上海针灸杂志,2009,28(10):620.

[3] 田建刚.梵凤娥.新九针疗法[M].太原: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12-20.

[4] 胡超伟.圆利针疗法——运动损伤中西医结合针灸疗法[M].武汉: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

[5] 孙海花,何良志,董延芬.员利针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110例[J].针灸临床杂志,2012,28(3):28-30.

[6] 郭盛楠,陈晟,张佳佳,朱文浩,刘志顺.恢刺法临床应用特点文献分析.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J].2013,20(3):40-42.


 
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收藏 分享 邀请
 
下一篇:寡人无疾 —— 周立煌
 
 
 
 



Copyright © 2015-2017 lixinqizhen.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