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针首页  >>  冰台论道   
 
七针讲师(四)——博学广才
2017-11-24 14:58| 查看: 2|作者: 冰台
 
 


开篇语


《灵枢经》的开篇,是这段话:黄帝问于岐伯曰:余子万民,养百姓,而收其租税。余哀其不给,而属有疾病。余欲勿使被毒药,无用砭石,欲以微针通其经脉,调其血气,营其逆顺出入之会,令可传于后世。必明为之法,令终而不灭,久而不绝,易用难忘,为之经纪,异其章,别其表里,为之终始,令各有形,先立针经。


这段话的大致意思是说黄帝怜悯百姓疾病之苦,为了不让百姓受到药物毒副作用的伤害,不遭受开刀手术的痛苦,希望通过微妙的针法来调理血气经脉的循行,并把这种微妙的针法传承下去,令其永远不会失传,并且容易传播学习。


有人理解黄帝所说的微针就是小毫针,这是由于对九针思想不了解所致。


什么叫微?至小无内!

什么叫九?至大无外!


小毫针能解决多少问题?针只不过是针者手里的工具,工具就一定分性能形状功用的不同,单凭毫针,有多微妙?一个人的力量如何能与团队的力量相比呢?


微,是方方面面的细节都要考虑到,这才是至小无内。



毫针


毫针是调气的,但人体可不只是气,还有筋骨皮肉,还有血脉,所以有五痹。单纯毫针或可通过调气,改善血液循环,从而调节筋骨皮肉及脏器的状态。如果五痹发展到一定程度,气血靠自己打不开痹阻怎么办?于是鍉针、员针、员利针、锋针、长针、大针这些针具就可以“各任其所为”,一切都是为了提高效率,保证稳定性。


世上最微妙的针法,莫过于九针,因九针各不同形,各有所宜,可圆可锐可刚可柔可大可小可长可短可深可浅可宽可窄可轻可重,涵盖了多方需求,才配得上九针之名,还有什么医术能比九针更微妙的?如此精微而又巨大的能量,所以内经说九针是“天地之大数”,“大小无极,高下无度”,确实是内经对九针的最真实评价。


这么好的思想和医术,可以解决天下多少黎民百姓的痛苦啊,是应该得到传承和发扬的。黄帝发心仁慈,但事实上,自内经之后,九针就没有被广泛传承,以至于到了后世已经湮没殆尽,仅剩毫针独大。而毫针亦沦为可有可无的非主流医术,也就是说,根本就没达到黄帝期望的百姓患者“勿被毒药,无用砭石”的愿望。


失传的原因,是由于人们对九针不了解。



怎样才可以永久传承而不会灭绝呢?


传而不灭


心口相传,若传非其人,也就到此为止了;刻在石碑上,若干年之后就风化了;著于书简,也不能长久,要么毁于战火,要么佚失,要么散乱被篡改……即便流传下去,也已变形,后人如何读得明白?读不明白,岂不就成了糟粕?成了糟粕,又怎会传承?不能传承,谈何“终而不灭久而不绝”?


实际上内经早就考虑到这些问题,古人认识到人体生命规律与自然规律是相互融合密切联系的,天地之道即人之道,碑简文字虽然会风化流失谬误,但自然规律是永恒的,只要自然界存在,自然规律就存在。自然规律也是人人都“易用难忘”的,只要有人懂得“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治病养生的道理就永远不会灭绝。所以整部内经一直在讲如何法天则地,如何援物比类,如何合于四时阴阳,如何掌握尺度。


人,生下来就有本能和模仿力,缺乏的就是思想与思维,最难把握的就是“度”。


如果你具备思想,就出类拔萃了,如果你还能恰当地掌握尺度,凡事不过也无不及,恰到好处,就完美了。这就是几千年来中国人苦苦追求的“道”,一种至高的境界,也是医生的自我修养。


九针之道,本来亦是源于自然,所以九针即便失传,只要有人懂得天地自然那些规律,就可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又怎会灭绝呢?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愚者察异,智者察同,天地自然的规律,少有人识得,即便识得,也大多认为天是天,地是地,人是人,各不相干。



穆超先生


道,就摆在那儿,人们或不知道自己不知道,或知道自己不知道,或不知道自己知道,或知道自己知道。能不能运用于身,就在于知不知道。


所以我们要读懂《黄帝内经》,就不能死读书,要把内经的原文合到大自然里去领悟,才能真正读明白。


真正合于自然,只有通过积累生活阅历来实现,但是见多识广的人也未必就懂得运用那些规律,还需要通过思想和思维来形成认知,我们看古代那些大家名医,无不先通晓天文地理人事,然后具备思想策略,才逐渐成为高人的。一个阅历甚少见识浅薄的人,根本不可能成就大事业,一个思维局狭的人,也谈不上长久。《素问·气交变大论》引用了“上经”的一句话,也解释了如何能长久:“夫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我们对天人地关系的认知,是通过思想来总结,所以思想才是大道。在这个世界上,唯有思想,是可以永存不朽的;唯有自然规律,才可以终而不灭,久而不绝。


单就阅历而言,见多识广确实是一种不错的积累方式。


2015年4月,我在立新七针学员群里发布了一条信息,希望那些有演讲能力、有写作能力、临床疗效也不错的学员,能毛遂自荐,成为立新七针讲师。


穆超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立刻在群里回应:我报名,我觉得我可以胜任讲师一职。


穆超是山东人,出生于五代中医世家,在佛道儒武山医命相卜等方面均有涉猎,在乡下开了一间医馆,又是当地太极拳协会会长,还是一家养生产品公司的董事长,可谓见多识广,十足的杂家。他是我2014年7月份培训班的立新七针学员,在参加立新七针培训班之前,就已经通过我发表在网络上的文章,捕捉字里行间所散发出来的知识,自制针具,自学立新七针,并临床运用了近一年,用他的话说:“还没经过系统的学习呢,立新七针就屡屡有奇效。”所以得知北京正安文化开始举办立新七针培训班,就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加学习了。


我一向比较喜欢那些有勇气和相当自信的人,于是特别留意了几位报名当讲师的学员。


2015年5月,我在重庆为来自南方医院和甘肃省酒泉市中医院以及庄浪县中医院的十几位临床医生举行立新七针培训课,趁此机会,我邀请了三位当初报名讲师的立新七针学员来重庆做助教,并要求他们三人分别就经脉、经筋、九针三方面的内容,每人讲课一天。其中一位就是穆超,他也是三位里面学立新七针时间最短的,我让他们来做助教讲师有三个目的,一是观察了解他们的实际水平到底如何;二是希望他们能够辅助我更好地完成培训课;三是让他们能得到进一步地学习提高。


三位如期而至,讲课也还顺畅,但我始料未及的是,他们讲完自己分配的那点课就走了,俨然是来工作的,做完事拿了报酬就回家,这让我大失所望。穆超由于没买到当天的机票,要隔一天才能回,讲完课之后无所事事,就坐在教室后面听我讲课。


一天的课听下来,穆超有些惭愧,对我说:“师父,怎么课程内容有好大的变化,这次多了好多新东西,我真后悔,不该提前买好机票的。”


这是一个悟性很高,也有灵性的人,自此以后,穆超每次来重庆,无论是参加年会、当助教、做讲师,一定是最后一个才离开的那个人。


我问他:“你怎么不赶紧回家了?”


他说:“嘿嘿,您的课,每次都有更新,我每次都有很大收获,我不能老犯傻啊。”



这些年做立新七针培训,很多学员都十分困惑,甚至有些恼怒:“您教的那些知识,我这边还没完全掌握呢,您那边又更新了,我们何时才能追得上?”


我说:“每次培训班该教的那些知识,我已经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你们了,按理说我作为老师的责任和义务已经结束,可以高枕无忧了。但我并没有那样做,我在天地之间殚精竭虑地思考研究,每每有所得,经过践行验证,就拿出来与你们免费分享,你们何乐而不为?立新七针虽然在不断提升,但以前的那些知识并没有被否定,只是在原有的知识上不断完善而已,自己不努力跟上前进的步伐,怎么反倒责怪我进步太快?难道你们一年三年五年之后看到立新七针还是老样子,或变化不大,这才是好事吗?”


学无止境


在立新七针的学术方面,我并不太在乎那些经验和技术,最重视思想和思维的价值,我是想把学生们带入一种内经思维的模式和状态里,然后让他们能够因地制宜、因时就势、因运而生地去发展,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虽然我渴望学生们超过我,可是如果真正被学生超过,我内心是不好受的。我属于好强的性格,但又不是那种喜欢留一手的人,眼瞅着学生们一天天在进步,倍感欣慰的同时,将要被超过的紧迫感也在增加。同时还有来自于少数学员的压力,这部分人游走于术器之间,反馈某些疗法效果并不亚于立新七针的消息,所有人都知道立新七针源于内经思想,既然是高高在上的思想,临床疗效总不能被那些只在术器层面的疗法超过啊,那我岂不是自扇耳光?可是思想,真的不是唾手可得的,所以我在不断督促学生们专注努力学习的同时,自己更是穷经皓首地专注深入研究。很多人看到立新七针在短短几年内,就有飞速的提升和发展,感到十分震惊和羡慕,在我看来,虽然学术研究已成了唯一的兴趣,实在也是由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既然繁育了一个生命,就要对她负起责任。生命是什么?生命就是生长、繁衍、演化、互动,如果一个生命在出生之后不久,就停止了生长,或生长缓慢,或不能融入自然社会,所有人都知道这样的生命属于劣种,与其存留,还不如废弃。


我作为立新七针的研创者,起点本来就比学员高,却比学员们倍加地努力,深夜凌晨,大家都已熟睡,我还在思考研究,这样的状态,学生如何可能赶超我?另一方面,人无完人,我也存在很多认知不足的地方,而七针也并不完美,必须不断的完善学术体系。这一切的能量,都要从自然界里去获得,立新七针学术思想源于《黄帝内经》,内经源于自然,自然世界里有多少能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所以立新七针必然会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变化,这也是我值得骄傲的地方。


立新七针与术器之学


其实学员们责怪我也不是没理由的,大部分学员都曾参加过很多培训班,那些培训班广泛地基于招式、经验、技法、秘方、针法、手法之类的教学,属于术与器这个层面的认知,学完了就完了,有几位老师能够或者愿意一直不断地向学员免费更新继续传授呢?对于大多数学医的学员来讲,也只是想学得技术回家挣钱,没想要成为什么苍生大医,所以也乐于接受术器层面的培训,易学易用,一蹴而就,多好啊。大家都是这样培训的,唯独立新七针不是这样,非得要求学员从思想思维方面去下苦功,人家不能适应,也是正常的。


所以当初穆超他们三位讲师为什么讲完自己的课就离开了呢?也是因为他们认为立新七针跟其他那些疗法是一样的,就那点理论,学到了就没有了,哪曾想到立新七针最开始是上下游理论,后来又多了卫气循行,再后来又多了四时阴阳的和合,再后来又多了时间空间的思维,以后还会多出什么来?谁知道呢。


所以有些学员抱怨说立新七针越来越不接地气了,事实上他们就没用脑子想过,就单凭几支针和经脉上下游理论,很多人就可以做出相当不错的疗效,在认知越来越高,理论体系越来越完善的情况下,立新七针又怎会反而不接地气了呢?即使卫气四时阴阳和时空思维这些是不接地气的,至少,几支针和上下游理论还一直在接地气呀。


穆超曾对我发牢骚:“很多人都没认识到立新七针的伟大之处,您的无私还招来背后的胡说八道,替您感觉不值。”


我宽慰他:“我们是老师,老师就有一份良心上的责任和义务,学员心性认知各异,虽不能万全,也不能与他们一般见识,无论背后怎么骂怎么乱说,我们得考虑到全局,毕竟大部分同学是需要的,是认可立新七针思想的,而且中医,也不能总是在经验医学上兜兜转转,都不站出来披露真相,国家民族的未来交给谁?”



专注于道


穆超现任立新七针讲师团团长,也是重庆立新七针总部的主讲师之一。


让他担任团长,主要是因为他涉猎广泛,属于博学广才的那类人。


穆超讲课较有特点,思维敏捷、语言华丽、谈天说地、引经据典,给很多学员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他的知识面很广。


这种人是非常适合做老师的,博学广才,学生需要什么他就能拿出什么。然而就治疗本身而言,一定是业精于专,行成于思。因此有学员向我投诉,说穆超是立新七针的讲师团团长,他自己还去学中药,临床上也是针药按摩这些方法都在用。


我曾问穆超:“你身为立新七针讲师,为啥不可以专注一点?


他回答说:“师父,当立新七针讲师压力很大啊,来的那些学员,有的也是什么都懂,有的临床经验很丰富,人家一提问,如果我不了解,回答不了,脸不是丢大了嘛,所以我去学一些疗法,也是希望能增加知识面。临床上,有的患者怕扎针,我不就可以给用点药嘛。”

 
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收藏 分享 邀请
 
上一篇:七针讲师(三)——专心致志        
 
 
 
 



Copyright © 2015-2017 lixinqizhen.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