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针首页  >>  冰台论道   
 
痛(下)
2017-11-9 14:36| 查看: 4|作者: 冰台
 
 

    前文我们提到:“同样是扎针,为什么有的人会很痛,有的人稍微有点痛,有的人则不觉得痛,有的人反而感到舒服畅快?

    那真相究竟是什么?

    我问学生们:“你们每天都在扎针,有谁反省和思考过这些‘为什么’?”

    默不作声。

    我来告诉你们,因为还有很多问题我们认知不足。

    扎针越痛,说明你对病痛的了解越不够。

    针扎得很痛,往往并不是针的原因,也并不一定是患者太敏感。

    一个原因是由于你心不够细腻,手不够熟练,神不够专一,粗暴所致。

    另一个原因是你诊断错了,扎了不该扎的地方。

    真正的病灶,找准确了,针扎下去一定是一种快感,而不会是痛苦。

    排除那些性格胆怯的患者因恐惧害怕而产生的痛,如果你一针下去,患者惨痛不已,那一定是你诊断有误。

    扎得巨痛,就代表此处是无辜的,患者白白的挨了你这一针。

    所以即便扎了这一针,疗效也不会好的。

    很痛,效果不好,你怪针太粗,怪针的疗效不好,这就是属于认知的问题。

    须知针有长短大小,病也各有所宜,诸如疾浅针深、病深针浅、病小针大、病大针小等等,这些都是不明而为。若你不辨青红皂白,所有患者一律拿大针捅,或一律用小针扎,本就有错在先,何来疗效?本应该用毫针,你却选用了大针,两种针的功用和性能都不一样,不痛才怪呢。即便是很细的毫针,在正常的软组织上扎,也是会疼痛的。

扎痛了也就罢了,诊断失误,还会遗留后患。


看透本质

    内经指出:病,有在毫毛腠理者,有在皮肤者,有在肌肉者,有在脉者,有在筋者,有在骨者,有在髓者。

    而人体的五脏,各有所主,心主脉、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肾主骨。五脏对于人体来说,其地位,如同一国之帝王将相那样高贵,绝对不可以像普通百姓或奴隶那样随意折腾,否则很快就国破家亡。

    是谁的问题,就解决谁,别伤及无辜。


    可是,如果我们思维简单,行为笨拙,只知道按图索骥,照本宣科,只要事物表现得稍微复杂一点,我们就无法明白到底是谁的问题。

    如果是经脉影响了脏腑,症状表现在脏腑,你在脏腑上下药,一定是疗效甚微,或久治无效。

    如果是脏腑影响了经脉,症状表现在经脉,你在经脉上扎针,即使扎针无数,一定是疗效甚微,或久治无效。

    如果是气血输布的问题,导致筋骨皮肉产生疼痛,你只知在筋骨皮肉上扎针,即便你运动力学、筋膜链、肌肉起止点、神经触激点等等都考虑遍了,也一定是疗效甚微,或看似治愈,很快也会复发。


麤工

    当然了,治病,远不止这么点简单的关系,患者的病,如果是些简单的问题,就算是遇到麤工,也很容易治好,因为简单得无需动脑,只要有体力就行。“麤工”是内经里的一个形容词,这个麤字很有意思,鹿,本性是灵巧,善奔跑的动物,如果三头鹿角架相互绞顶在一起,谁也赢不了谁,就成了麤,三头鹿付出蛮力虽然很大,但是呆滞了。

    如果一个人的病痛久治不愈,往往都涉及太多病因:水土、气候、时间、居处、境况、情志、性格、家庭、婚姻、事业、儿女、父母…等等,无不与病患有密切联系。

    这时候,作为一名医生,你只盯着“筋骨皮肉”的线性思维还管用吗?疗效不好也是情理之中的。

    无效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医者的不明而为,伤及无辜,这是最可怕的。


刺要论

    因此,内经《素问•刺要论》里特别警示医者:

    刺毫毛腠理无伤皮,皮伤则内动肺,肺动则秋病温疟,淅淅然寒慄。

    刺皮无伤肉,肉伤则内动脾,脾动则七十二日四季之月,病腹胀烦不嗜食。

    刺肉无伤脉,脉伤则内动心,心动则夏病心痛。

    刺脉无伤筋,筋伤则内动肝,肝动则春病热而筋弛。

    刺筋无伤骨,骨伤则内动肾,肾动则冬病胀,腰痛。

    刺骨无伤髓,髓伤则销铄胻酸,体解㑊然不去矣。

    可能很多人读不明白内经这段话的真实后果。

    我来翻译一下吧:

    在理解这段文字之前,您先有必要明白一点,内经所谓针刺,其实是在宣明一些道理,并不一定只是在说针。这些道理,也同样适用于中药、艾灸、按摩、刮痧、热熨、熏蒸、牵引等等,如果您不能明白这点,一根筋的认为讲针就只是针,谈药就只是药,那么这段文字,包括整部《黄帝内经》,您一定是完全读不懂的。

    能够站在思想层面,开动思维去理解,您就会发现,这些古奥的文字,已不再深奥。

    《素问·刺要论》讲的其实就是一句话:不明而为即是害!


不明即是害

    假设读者您就是患者,如果您的病只是在表皮上,毫毛与表皮,只是依附于真皮而已,您去看医生,遇到一个稀里糊涂的医生,认为是真皮层的问题,在您真皮层大动干戈,这就伤及无辜了。这个无辜,就是皮和肺,皮是归肺管的,这就好比一个部门,下面工作出了差错,不可能不影响到部门的主管领导。因此医生的不明而为,就会间接的对肺产生伤害,肺主秋,又主气,到了秋季,你就会患上温疟,先发烧后发冷,这些症状都是由于当初肺气受伤之后,秋后算账所引起的。肺与心还是一对阴阳,就像俩夫妻,肺受到伤害,也会影响心,继而影响肝脾肾,继而影响胃大肠膀胱,继而影响四肢百骸…


    如果您的病只是在皮肤这一层,但被医生误判,认为是肌肉的问题,轻率的在肌肉上大动干戈,这就伤及脾了,因为肌肉是归脾管的。脾主长夏,脾受到伤害,就会在每个季度的最后半个月出现腹胀,烦闷,无食欲等症状。在这期间,您请医生治疗,吃了十天半月的药,这些症状消失了,您欣慰的感叹自己遇到了神医。殊不知,如果这位医生并没真正明白引起您这些症状的原因,您症状的消失,只是节气的变化令症状有所缓解而已,并非医生给您治好的。到了下一个季度的最后半个月,您又开始烦闷,腹胀,不思饮食了,您就会很郁闷的发现,上次被“神医”治愈的疾病,又复发了。还不仅仅如此,脾主脊,又是主气血的输送,这脾一受伤,就还有可能导致您的脊柱、四肢、筋骨皮肉等等出现蔓延性问题…


    如果您的病只是在肌肉上,医生却诊断为血脉的问题,按照医药法,合理合法的在您的血液循环方面滥用药物,血脉本来相安无事,却被各种药水死搅蛮缠,这就伤心了,因为血脉是归心管的。心主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到了夏季,你就会发生心痛,一阵阵的心悸,抽痛。这种心痛,本是气伤,并不是心脏本身有什么器质性病变,然后你吓坏了,害怕心脏出了啥问题,去医院检查,心电图、彩超、CT、造影做了一大堆检查,钱花了很多,却查不出任何问题来。继而,心肺夫妻俩有难同当,您渐渐的又发现肺部不适,呼吸也不顺畅了,诸如胸闷、气喘等现象也偶尔出现,如果您是怯弱的性格,从此就过上了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日子…但是,不用着急,夏季一过,您的日子就好过了,那些症状,不药而愈,如果您恰好开始运动锻炼,或恰好吃了某中医的药,那您就总结出心得体会:运动能治病,中医比西医好。不过,如果没有真正调顺血气的规律,到了明年的夏季,您依旧会心痛的,此刻您又会感叹了:中医也不过如此…


    如果您的病只是气血循环方面出了点问题,医生不知,以为是筋伤,就按照科学的诊治理念,在肌腱、韧带、筋膜这些软组织上很用心很努力的为您进行治疗,由于筋是无辜的,肝又主筋,这就伤及肝了。肝主春,到了春季的时候,您就会出现发热、疲软、困倦等现象。肝肾又是一对阴阳,很自然的,医生的误治,又会影响您的肾,肾主骨,生骨髓,这就还有可能导致您的脊柱四肢关节方面也出现一些问题,甚至脏腑器官也出现一些症状…一个微小的错误能显著的影响事物的发展,这就是所谓“蝴蝶效应”,您今后就无尽头的在医生与医生之间循环吧。


    如果您的病只是因为筋伤,引起了腿部疼痛不适,但是您遇到的医生在筋伤方面毫无经验,就有可能被医生当做骨病来治疗,X片、CR、CT、核磁,检查一大堆,最后诊断是腰椎间盘突出,髓核压迫神经血管导致的疼痛,医生通常会先建议您保守治疗,理疗医师一听医院判断是“腰椎间盘突出”,于是就按照腰突症开始强攻,派出针刺、汤药、艾灸、刮痧、按摩、牵引等轮番上阵,活血化瘀嘛。却不料,几个月忙碌下来,无效,或微效。痛苦可是您在承受啊,医生哪有那么多感同身受的呢?有效无效也只能继续耗下去,反正您一次次的治疗都是要花钱的,就看谁能耗得更长久。最后,肯定是您率先投降,不得不去医院接受开刀手术。满怀希望做了手术,钱又花了一大笔,结果呢,术后两个月了,疼痛只是稍有好转,但还是痛啊。现在怎么办呢?问医生,医生说,个体差异,有的患者恢复是要慢一些,一般半年左右就好了。半年?好吧,继续煎熬,半年后疼痛成了一种习惯,又怎么办呢?治不好也罢,要命的是,当初医生给您误判,把筋伤当做骨病治,在骨头上烧灼切割,就把您的肾气大大的损耗了。因为骨是归肾管的,手术伤了骨,自然也就伤了肾气。肾属冬,还跟卫气直接关联。到了冬季,有您好受的,原来还只是个痛,现在又多了一个胀,又痛又胀的滋味,难受啊。还有更苦恼的,本来只是腿痛,腰是不痛的,由于伤了肾气,腰为肾之府,加上手术后导致局部血气受阻,现在一到冬天,腰也开始痛起来了…


    如果,您的病痛,是因骨气受阻,导致的骨关节疼痛、变形、废用之类症状,由于医生对人体气血的循行与规律并不了解,压根儿不知人体竟然还有骨气存在,更不知骨髓的重要性,脑子里和眼睛里都只有解剖学的骨结构,一定就会贸然在您的骨关节上大做文章。比如在脊椎边缘深刺,甚至在骨头上钻个孔来缓解您的疼痛之类行为,虽然医生并没有直接把您的脊髓骨髓这些戳伤,但这种深刺,很容易的就伤了您的髓气。内经认为诸髓皆属于脑,肾生骨髓,髓又生肝,肝又藏血生筋,因此髓气一旦受到伤害,您就会表现为头晕脑胀,无法思考,腰腿无力,气血皆虚,身体困倦,而且久治不愈。


谨慎用针

    可不可怕?

    作为患者,您还敢轻易相信医生吗?

    作为医生,你还能漠视《黄帝内经》的价值吗?

    《刺要论》这些警示,并非杞人忧天。在我临床十多年的时间里,一向非常注意观察细节,绝大多数患者都有我的电话,患者们治疗前后有些什么反应和表现,都会跟我汇报和咨询,很多患者时隔多年都还会跟我联系,所以我非常清晰那十几年里我都积了些什么德和过。当我读到《刺要论》这段文字,以前临床上所遇到的很多困惑,立刻恍然大悟,非常认同这些道理。

    因此,我时常苦口婆心的告诫学生们:针具本身并无害,但用针不明而为就有害了,一定要深明医理,否则稍有疏忽,就可能给患者带来极大的危害。

    但是一些临床医生对内经所言“刺骨无伤筋,刺筋无伤肉,刺肉无伤脉,刺脉无伤皮,刺皮无伤肉,刺肉无伤筋,刺筋无伤骨”等警示,并不以为然,认为是小题大做,以至于稀里糊涂的伤了人,居然认为是针的不好,并不反省自己的认知。



病寻其根

    针刺的痛,皮的痛,筋的痛,肉的痛,骨的痛,脏器的痛…这些痛觉,有多少人用心用神用智慧去分析过,到底是真相还是表象?

    有次在京城,遇见一位整骨高手在给人调整脖子,于是驻足旁观,高手听旁人介绍我是搞针灸的,就跩跩的问我:我用手法调整脊椎,可以精确到1毫米的移动椎体,你们扎针能做到吗?

    我反问他: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椎体为什么会偏歪?

    当然,这样的交流,鸡同鸭讲,不会有结果。

    很多时候我们热衷于研究人身上的筋结、错位、旋移,并琢磨出技巧性极强的一些手法和方法来调理,使筋结消除,错位旋移复正,从而“治愈”一些疼痛。

    为什么不多思考一下那些筋结、错位、旋移到底是怎么来的?

    我的理由是,筋骨皮肉们又没疯,又没吃摇头丸,若无其他原因,好端端的它们干嘛就东倒西歪的了?

    其实也有医者在用心琢磨过导致那些症状的原因,但是由于意识形态受现代医学影响太大,所以诸如受寒、久坐、劳损、坐姿不正确、跷二郎腿、枕头不适合等等原因被他们找出来了。

    可是,人是活的呀,世界那么复杂,总不能任何时候都保持站如松坐如钟吧?万一此处狭窄,你又必须从这里通过,如果不扭曲弯躬身体,那怎么办,你总不能把狭窄处都打宽吧?

    再说了,跷二郎腿怎么了?那么多人都跷二郎腿的,为何没见跷了二郎腿的人都患腰腿痛呢?

    受寒又怎么了?俄罗斯的严寒闻名于世,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时候,很多俄罗斯人都在雪地里冲洗凉水澡,难道不受寒?没见得俄罗斯人出来都是颈偏腰歪腿跛的。

    因为内经理论说,气伤脏,寒伤形,风伤筋脉,重中于寒则痛久;寒主收引,筋受寒,则筋挛节痛,不可以行;寒湿伤肌肉,则肌肤尽痛;寒伤形,寒入骨,则骨重不可举…

    所以一提到寒,很多人就马上跟病痛联系到一起。

    于是个别中医大咖就说了:水果凉性不可以吃,冰淇淋重寒不可以吃,苦瓜清热不可以吃…

    搞得患者们杯弓蛇影,一听到西瓜苦瓜之类名词就紧张担忧。

    我就要替食物们打抱不平了:苦瓜们是招你还是惹你了?这不能吃那也不能吃,天地生长万物是干嘛的?别人一口气吃两个西瓜也没啥不适,你才吃一小块西瓜就跑肚拉稀,屁都不敢尽情放。你受不了,那只是你不适合吃呀,难道你不能吃,别人也不能吃么?


不同环境下的个人差异

    大咖在宣扬这些养生观点的时候,可不可以考虑一下人在不同地域与气候下的区别?可不可以考虑一下人的体质与性格方面的差异?

    人活天地间,除了依赖于天气,更要依赖地气(即水谷气,也即食物)生存,而世间的食物都是由苦酸甘辛咸这五味组成,五味归入心肝脾肺肾这五脏,直接影响人的脉筋肉皮骨,决定着人的精神魄魂意志。天地之气相合,产生暑风湿燥寒五气,五脏化了五气,又决定了人的喜怒思忧恐…

    这些都是生命的基本需求。

    视寒为万恶之首,那么一个人的身体里没有寒气的濡养行不行?

    其实内经虽然指出很多不能做不能吃的禁忌,但那些只是在研究生命真相过程中的一些局部认知。内经当然知道人不可能孤立于社会,不可能独立于自然而生存,内经也知道对人而言,情志更重要,禁忌太多反而容易导致患者被祝由,过上战战兢兢的日子,有百害而无一益。所以内经虽然谈天说地东拉西扯啰嗦了很多道理,最后真正最重视的,还是人体血气的循环与权衡。

    我并非强辩,而是从自然生活规律的角度去理解并践行《黄帝内经》,才坚信内经思想值得我们遵循。

我是想说,有很多真相,由于我们缺乏认知,于是把病痛的原因怪罪在一些表象上,并在这些表象上做大量的文章,实在是可悲。

    嘿,冰台,你扯远了哈,俺们本来是想听你说扎针的痛,怎么扯了这么多无聊的言论出来?

    唔,咳咳…

 
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收藏 分享 邀请
 
上一篇:痛(上)        
 
 
 
 



Copyright © 2015-2017 lixinqizhen.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