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针首页  >>  冰台论道   
 
痛(上)
2017-11-7 11:45| 查看: 104|来自: 原创
 
 

      什么是痛?
      有人会嘲笑:你问得有点弱智哈,谁不知道痛呢。
      未见得。
      人在无觉的时候,是不知道痛的。
      比如一个国家,在国泰民安的时候,大多数国人是不知道痛的。所以民族文化的丧失、道德修养的沦丧、国家的分离活动、外来文化的侵袭等等现象,常会被国人漠视。一旦国家被强盗侵略统治,丧失财富和自由,饱受欺辱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痛了。
      在充满爱国情怀的中国人的心里,鸦片战争,抗日战争,是一种永远的痛。

  人在无知的时候,也是不知道痛的
     此话从何说起?
     因为痛的所在,是广泛的,无知便无觉,无觉便无知。
     从情志上讲,有悲痛、哀痛、沉痛、惨痛、痛心、痛惜、痛恨、痛苦、痛楚…
     从身体部位来讲,有头痛、耳痛、鼻痛、眼痛、牙痛、喉痛、颈痛、肩痛、手痛、背痛、腰痛、腿痛、脚痛…
     从躯干结构来讲,有筋痛、骨痛、肌肉痛、神经痛、皮肤痛、脊椎痛、关节痛…
     从脏腑来讲,有心痛、肺痛、肝痛、脾痛、肾痛、胃痛、腹痛…
     从感觉来讲,有阵痛、绞痛、剧痛、撕痛、裂痛、刺痛、炽痛、热痛、酸痛、胀痛、肿痛、冷痛、软痛…
     这些感受,你不知,就不晓得那种痛的感觉。

     今天,我想谈的,是扎针的痛。
     很多人都认为,针进肉,痛是必然的。
     从感觉上,似乎真是这道理,所以多数人持赞同的态度。
     然而,这是一种不明的认知。
     为何而针进肉?
     人与动物最大的不同,是人有思想。
     既然有思想,看待事物的时候,为何不一分为二的进行思考?
     针进肉,会痛,没错!可是,我们应该先想一想,为何针要进肉?
     是外伤插入呢?还是医者为了替你治病而扎针进肉的?
     外伤,那就不说了,当然会痛啦,飞来外伤,伤即是害,所以叫伤害,谁也不愿意随随便便承受。
     如果为了治病而扎针,那针进肉就是需要的。
     身体好端端的,谁愿意扎针呢?毕竟针刺,无论大小粗细,对身体总是一种刺激与伤害。同理,有事无事的,谁愿意吃中药呢?老百姓都知是药三分毒,汤药毕竟不能代替膳食,喝多了也会给身体带来很多毒副作用。亦同理,在身体本来健康的状态下,只有无知的人才会热衷于艾灸,毕竟长期长时间的艾灸,在活血的同时,也会破气,导致身体进一步的缺乏抵抗力。还是同理,只有糊涂之人,才会在不痛不病的情况下经常做按摩,须知血气经脉,既不宜太约束,也不宜太松散,软组织长期遭受点按挤压搓揉,也会导致身体懈怠乏力,继而引发很多问题。
      以此类推,中医的疗法,无非针刺、艾灸、中药、跷摩、砭石、热熨、导引等等,无一不是依赖血气来产生疗效,所不同的是各有所长,只有更适合,没有最适合。无论哪一种方法,无论什么患者,既不能尽行,也不宜太过,过犹不及。
所以,你如果单纯的认为扎针不好,那只是一种线性思维。
      之所以扎针,也是在对症适宜的情况下才扎针,与汤药、艾灸、按摩之类一样,都是为了治病,迫不得已才运用的。
有些病,不扎针是很难真正治愈的。
      病是什么呢?病就犹如一个国家遭受侵略了。祖国被侵略,人民就会奋起反抗,抗击侵略是为了保家卫国,恢复国泰民安。
      抗击侵略,要不要付出?有没有流血牺牲?
      兵法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最次伐兵,最下攻城。
      如果避免不了战争,若能以最小的代价,快速彻底的打赢这场抗击侵略的战争,最大限度的保护国家的建筑、文物、资源、财产不受或少受损失,对人民而言,也是一种幸运。
      倘若战争旷日持久的进行,整个国家打得满目疮痍,物资消耗殆尽,民不聊生,饿殍遍野,即使最后打败了侵略者,收复了国家,幸福在哪里?
      抗击侵略,你愿不愿意选择遥遥无期的持久战,劳民伤财的耗下去?
      治病之道,何尝不是如此?
     (人体亦如国家,思想为国家智库,先天体质是自然环境,五脏六腑视为帝王将相与文武大臣,关节视为地方官员,皮肤为国防,筋骨视为天下百姓,肌肉为沃土,毛发似森林植被,经脉视为水陆空交通运输,任督二脉是国家的两大生命河流,情志视为政治生态环境,跌打损伤是自然灾害,外界的风寒暑湿燥火六气拟为国际关系,胸腹为政治文化中心,头胸腹胫为四大经济中心,胃膻中冲脉髓为四大国库,神经五官为通讯设备,血为金融,营气为工农商,卫气是军队警察。营卫循行好比贸易经营,水谷气为生产原料,津液为国家运转起来所生产的粮食。)

      在某些疾病的治疗上,相对于艾灸、中药、按摩之类,扎针,就是一种可以快速彻底打败侵略者的方法。
      必欲治病,莫如用针,针刺的优点是疗效快捷迅速,毒副作用极小,最主要是付出和消耗都极小。
      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我愿意选择用针,并为之付出一点轻微的刺痛,以小痛的付出,换取长久稳定的健康,何乐而不为?

      但是为了治病而扎针,也并不一定就是对的。
      如果医者不明而为,受表象的迷惑,判断失误,在患者并没问题的部位扎针,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针,就成了伤害,患者当然会痛。
      所以针者在诊断和取穴定点上,一定要慎之又慎。
      虽然扎痛了,但是有效果,就是对的吗?
      也不对。
      凡是扎针很痛的,通常都只能取得短暂的疗效,短暂的疗效,并不是真正的疗效。以剧痛的付出,换得短暂的止痛,意义何在?

       一些立新七针学员抱怨说:患者都怕扎七针,普遍反映七针的针具太粗大,扎起来太痛了,疗效也不好。
       也有很多立新七针学员说:大多数患者都不觉得痛,只有少数患者觉得很痛。
       有的立新七针学员则反馈说:很多患者都非常愿意扎七针,说扎了很舒服,有些患者在扎七针的时候还央求给他多扎几下呢。
       同样是扎针,为什么有的人会很痛,有的人稍微有点痛,有的人则不觉得痛,有的人反而感到舒服畅快?

      真相是什么?
      我问学生们:“你们每天都在扎针,有谁反省和思考过这些‘为什么’?”
      默不作声。
      我来告诉你们,因为还有很多问题我们认知不足。
      扎针越痛,说明你对病痛的了解越不够。
      针扎得很痛,往往并不是针的原因,也并不一定是患者太敏感。
      一个原因是由于你心不够细腻,手不够熟练,神不够专一,粗暴所致。
      另一个原因是你诊断错了,扎了不该扎的地方。
      真正的病灶,找准确了,针扎下去一定是一种快感,而不会是痛苦。
      排除那些性格胆怯的患者因恐惧害怕而产生的痛,如果你一针下去,患者惨痛不已,那一定是你诊断有误。
      扎得巨痛,就代表此处是无辜的,患者白白的挨了你这一针。
      所以即便扎了这一针,疗效也不会好的。
      很痛,效果不好,你怪针太粗,怪针的疗效不好,这就是属于认知的问题。
      须知针有长短大小,病也各有所宜,诸如疾浅针深、病深针浅、病小针大、病大针小等等,这些都是不明而为。若你不辨青红皂白,所有患者一律拿大针捅,或一律用小针扎,本来就有错在先,何来疗效?本应该用毫针,你却选用了大针,两种针的功用和性能都不一样,不痛才怪呢。即便是很细的毫针,在正常的软组织上扎,也是会疼痛的。
      扎痛了也就罢了,诊断失误,还会遗留后患的。
      经指出:病,有在毫毛腠理者,有在皮肤者,有在肌肉者,有在脉者,有在筋者,有在骨者,有在髓者。
      而人体的五脏,各有所主,心主脉、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肾主骨。五脏对于人体来说,其地位,如同一国之帝王将相那样高贵,绝对不可以象普通百姓或奴隶那样随意折腾,否则很快就国破家亡。
      是谁的问题,就解决谁,别伤及无辜。

      可是,如果我们思维简单,行为笨拙,只知道按图索骥,照本宣科,只要事物表现得稍微复杂一点,我们就无法明白到底是谁的问题。
      如果是经脉影响了脏腑,症状表现在脏腑,你在脏腑上下药,尽管喝不完的药,一定是疗效甚微,或久治无效。
      如果是脏腑影响了经脉,症状表现在经脉,你在经脉上扎针,尽管扎针无数,一定是疗效甚微,或久治无效。
      如果是气血输布的问题,导致筋骨皮肉产生疼痛,你只知在筋骨皮肉上扎针,即便你运动力学、筋膜链、肌肉起止点、神经触激点等等都考虑遍了,也一定是疗效甚微,或看似治愈,很快也会复发。
      当然了,治病,远不止这么点简单的关系,患者的病,如果是些简单的问题,就算是遇到麤工,也很容易治好,因为简单得无需脑子,只要有体力就行。“麤工”是内经里的一个形容词,这个麤字很有意思,鹿,本性是灵巧,善奔跑的动物,如果三头鹿角架相互绞顶在一起,谁也赢不了谁,就成了麤,三头鹿付出蛮力虽然很大,但是呆滞了。
      如果一个人的病痛久治不愈,往往都涉及太多病因:水土、气候、时间、居处、境况、情志、性格、家庭、婚姻、事业、儿女、父母…等等,无不与病患有密切联系。
      这时候,作为一名医生,你“只盯着筋骨皮肉”的线性思维还管用吗?疗效不好也是情理之中的。
      无效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医者的不明而为,伤及无辜,这是最可怕的。
      因此,内经《素问•刺要论》里特别的警告医者:
刺毫毛腠理无伤皮,皮伤则内动肺,肺动则秋病温疟,淅淅然寒慄。
刺皮无伤肉,肉伤则内动脾,脾动则七十二日四季之月,病腹胀烦不嗜食。
刺肉无伤脉,脉伤则内动心,心动则夏病心痛。
刺脉无伤筋,筋伤则内动肝,肝动则春病热而筋弛。
刺筋无伤骨,骨伤则内动肾,肾动则冬病胀,腰痛。
刺骨无伤髓,髓伤则销铄胻酸,体解㑊然不去矣。
       可能很多人读不明白内经这段话的真实后果。
       我来翻译一下吧:
       在理解这段文字之前,您先有必要明白一点,内经所谓针刺,其实是在宣明一些道理,并不一定只是在说针。这些道理,也同样适用于中药、艾灸、按摩、刮痧、热熨、熏蒸、牵引等等,如果您不能明白这点,一根筋的认为讲针就只是针,谈药就只是药,那么这段文字,包括整部《黄帝内经》,您一定是完全读不懂的。
       若能够站在思想层面,开动思维去理解,您就会发现,这些古奥的文字,已不再深奥。
       刺要论讲的其实就是一句话:不明而为即是害!
       假设读者您就是患者,如果您的病只是在表皮上,毫毛与表皮,只是依附于真皮而已,您去看医生,遇到一个稀里糊涂的医生,认为是真皮层的问题,在您真皮层大动干戈,这就伤及无辜了。这个无辜,就是皮和肺,皮是归肺管的,这就好比一个部门,下面工作出了差错,不可能不影响到部门的主管领导。因此医生的不明而为,就会间接的对肺产生伤害,肺主秋,又主气,到了秋季,你就会患上温疟,先发烧后发冷,这些症状都是由于当初肺气受伤之后,秋后算账所引起的。肺与心还是一对阴阳,就像俩夫妻,肺受到伤害,也会影响心,继而影响肝脾肾,继而影响胃大肠膀胱,继而影响四肢百骸…
如果您的病只是在皮肤这一层,但被医生误判,认为是肌肉的问题,轻率的在肌肉上大动干戈,这就伤及脾了,因为肌肉是归脾管的。脾主长夏,脾受到伤害,就会在每个季度的最后半个月出现腹胀,烦闷,无食欲等症状。在这期间,您请医生治疗,吃了十天半月的药,这些症状消失了,您欣慰的感叹自己遇到了神医。殊不知,如果这位医生并没真正明白引起您这些症状的原因,您症状的消失,只是节气的变化令症状有所缓解而已,并非医生给您治好的。到了下一个季度的最后半个月,您又开始烦闷,腹胀,不思饮食了,您就会很郁闷的发现,上次被“神医”治愈的疾病,又复发了。还不仅仅如此,脾主脊,又是主气血的输送,这脾一受伤,就还有可能导致您的脊柱、四肢、筋骨皮肉等等出现蔓延性问题…
      如果您的病只是在肌肉上,医生却诊断为血脉的问题,按照医药法,合理合法的在您的血液循环方面滥用药物,血脉本来相安无事,却被各种药水死搅蛮缠,这就伤心了,因为血脉是归心管的。心主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到了夏季,你就会发生心痛,一阵阵的心悸,抽痛。这种心痛,本是气伤,并不是心脏本身有什么器质性病变,然后你吓坏了,害怕心脏出了啥问题,去医院检查,心电图、彩超、CT、造影做了一大堆检查,钱花了很多,却查不出任何问题来。继而,心肺夫妻俩有难同当,您渐渐的又发现肺部不适,呼吸也不顺畅了,诸如胸闷、气喘等现象也偶尔出现,如果您是怯弱的性格,从此就过上了小心翼翼,提心吊胆的日子…但是,不用着急,夏季一过,您的日子就好过了,那些症状,不药而愈,如果您恰好开始运动锻炼,或恰好吃了某中医的药,那您就总结出心得体会:运动能治病,中医比西医好。不过,如果没有真正调顺血气的规律,到了明年的夏季,您依旧会心痛的,此刻您又会感叹了:中医也不过如此…
      如果您的病只是气血循环方面出了点问题,医生不知,以为是筋伤,就按照科学的诊治理念,在肌腱、韧带、筋膜这些软组织上很用心很努力的为您进行治疗,由于筋是无辜的,肝又主筋,这就伤及肝了。肝主春,到了春季的时候,您就会出发热、疲软、困倦等现象。肝肾又是一对阴阳,很自然的,医生的误治,又会影响您的肾,肾主骨,生骨髓,这就还有可能导致您的脊柱四肢关节方面也出现一些问题,甚至脏腑器官也出现一些症状…一个微小的错误能显著的影响事物的发展,这就是所谓“蝴蝶效应”,您今后就无尽头的在医生与医生之间循环吧。
      如果您的病只是因为筋伤,引起了腿部疼痛不适,但是您遇到的医生在筋伤方面毫无经验,就有可能被医生当做骨病来治疗,X片、CR、CT,核磁,检查一大堆,最后诊断是腰椎间盘突出,髓核压迫神经血管导致的疼痛,医生通常会先建议您保守治疗,理疗医师一听医院判断是“腰椎间盘突出”,于是就按照腰突症开始强攻,派出针刺、汤药、艾灸、刮痧、按摩、牵引等轮番上阵,活血化瘀嘛。却不料,几个月忙碌下来,无效,或微效。痛苦可是您在承受啊,医生哪有那么多感同身受的呢?有效无效也只能继续耗下去,反正您一次次的治疗都是要花钱的,就看谁能耗得更长久。最后,肯定是您率先投降,不得不去医院接受开刀手术。满怀希望做了手术,钱又花了一大笔,结果呢,术后两个月了,疼痛只是稍有好转,但还是痛啊。现在怎么办呢?问医生,医生说,个体差异,有的患者恢复是要慢一些,一般半年左右就好了。半年?好吧,继续煎熬,半年后疼痛成了一种习惯,又怎么办呢?治不好也罢,要命的是,当初医生给您误判,把筋伤当做骨病治,在骨头上烧灼切割,就把您的肾气大大的损耗了。因为骨是归肾管的,手术伤了骨,自然也就伤了肾气。肾属冬,还跟卫气直接关联。到了冬季,有您好受的,原来还只是个痛,现在又多了一个胀,又痛又胀的滋味,难受啊。还有更苦恼的,本来只是腿痛,腰是不痛的,由于伤了肾气,腰为肾之府,加上手术后导致局部血气受阻,现在一到冬天,腰也开始痛起来了…
      如果,您的病痛,是因骨气受阻,导致的骨关节疼痛、变形、废用之类症状,由于医生对人体气血的循行与规律并不了解,压根儿不知人体竟然还有骨气存在,更不知骨髓的重要性,脑子里和眼睛里都只有解剖学的骨结构,一定就会贸然在您的骨关节上大做文章。比如在脊椎边缘深刺,甚至在骨头上钻个孔来缓解您的疼痛之类行为,虽然医生并没有直接把您的脊髓骨髓这些戳伤,但这种深刺,很容易的就伤了您的髓气。内经认为诸髓皆属于脑,肾生骨髓,髓又生肝,肝又藏血生筋,因此髓气一旦受到伤害,您就会表现为头晕脑胀,无法思考,腰腿无力,气血皆虚,身体困倦,而且久治不愈。
      可不可怕?
      作为患者,您还敢轻易相信医生吗?
      作为医生,你还能漠视《黄帝内经》的价值吗?
     《刺要论》这些警告,并非杞人忧天。在我临床十多年的时间里,一向非常注意观察细节,绝大多数患者都有我的电话,患者们治疗前后有些什么反应和表现,都会跟我汇报和咨询,很多患者时隔多年都还会跟我联系,所以我非常清晰那十几年里我都积了些什么德和过。当我读到《刺要论》这段文字,以前临床上所遇到的很多困惑,立刻恍然大悟,非常的认同这些道理。
       因此,我时常苦口婆心的告诫学生们:针具本身并无害,但用针不明而为就有害了,一定要深明医理,否则稍有疏忽,就可能给患者带来极大的危害。
      但是一些临床医生对内经所言“刺骨无伤筋,刺筋无伤肉,刺肉无伤脉,刺脉无伤皮,刺皮无伤肉,刺肉无伤筋,刺筋无伤骨”等警告,并不以为然,认为是小题大做,以至于稀里糊涂的伤了人,居然认为是针的不好,并不反省自己的认知。
       针刺的痛,皮的痛,筋的痛,肉的痛,骨的痛,脏器的痛…这些痛觉,有多少人用心用神用智慧去分析过,到底是真相还是表象?
      有次在京城,遇见一位整骨高手在给人调整脖子,于是驻足旁观,高手听旁人介绍我是搞针灸的,就跩跩的问我:我用手法调整脊椎,可以精确到1毫米的移动椎体,你们扎针能做到吗?
       我反问他: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椎体为什么会偏歪?
       当然,这样的交流,鸡同鸭讲,不会有结果。
       很多时候我们热衷于研究人身上的筋结、错位、旋移,并琢磨出技巧性极强的一些手法和方法来调理,使筋结消除,错位旋移复正,从而“治愈”一些疼痛。
      为什么不多思考一下那些筋结、错位、旋移到底是怎么来的?
      我的理由是,筋骨皮肉们又没疯,又没吃摇头丸,若无其他原因,好端端的它们干嘛就东倒西歪的了?
      其实也有医者在用心琢磨过导致那些症状的原因,但是由于意识形态受现代医学影响太大,所以诸如受寒、久坐、劳损、坐姿不正确、跷二郎腿、枕头不适合等等原因被他们找出来了。
      可是,人是活的呀,世界那么复杂,总不能任何时候都保持站如松坐如钟吧?万一此处狭窄,你又必须从这里通过,如果不扭曲弯躬身体,那怎么办,你总不能把狭窄处都打宽吧?
      再说了,跷二郎腿怎么了?那么多人都跷二郎腿的,为何没见跷了二郎腿的人都患腰腿痛呢?
      受寒又怎么了?俄罗斯的严寒闻名于世,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时候,很多俄罗斯人都在雪地里冲洗凉水澡,难道不受寒?没见得俄罗斯人出来都是颈偏腰歪腿跛的。
      因为内经理论说,气伤脏,寒伤形,风伤筋脉,重中于寒则痛久;寒主收引,筋受寒,则筋挛节痛,不可以行;寒湿伤肌肉,则肌肤尽痛;寒伤形,寒入骨,则骨重不可举…
       所以一提到寒,很多人就马上跟病痛联系到一起。
       于是个别中医大咖就说了:水果凉性不可以吃,冰淇淋重寒不可以吃,苦瓜清热不可以吃…
       搞得患者们杯弓蛇影,一听到西瓜苦瓜之类名词就紧张担忧。 
       我就要替食物们打抱不平了:苦瓜们是招你还是惹你了?这不能吃那也不能吃,天地生长万物是干嘛的?别人一口气吃两个西瓜也没啥不适,你才吃一小块西瓜就跑肚拉稀,屁都不敢尽情放。你受不了,那只是你不适合吃呀,难道你不能吃,别人也不能吃么?
      大咖在宣扬这些养生观点的时候,可不可以考虑一下人在不同地域与气候下的区别?可不可以考虑一下人的体质与性格方面的差异?
       人活天地间,除了依赖于天气,更要依赖地气(即水谷气,也即食物)生存,而世间的食物都是由苦酸甘辛咸这五味组成,五味归入心肝脾肺肾这五脏,直接影响人的脉筋肉皮骨,决定着人的精神魄魂意志。天地之气相合,产生暑风湿燥寒五气,五脏化了五气,又决定了人的喜怒思忧恐…
       这些都是生命的基本需求。
       视寒为万恶之首,都避而远之,那么一个人的身体里没有寒气的濡养行不行?
       其实内经虽然指出很多不能做不能吃的禁忌,但那些只是在研究生命真相过程中的一些局部认知。内经当然知道人不可能孤立于社会,不可能独立于自然而生存,内经也知道对人而言,情志更重要,禁忌太多反而容易导致患者被祝由,过上杞人忧天的日子,有百害而无一益。所以内经虽然谈天说地东拉西扯啰嗦了很多道理,最后真正最重视的,还是人体血气的循环与权衡。
       我并非强辩,而是从自然生活规律的角度去理解并践行《黄帝内经》,才坚信内经思想值得我们遵循。
       我是想说,有很多真相,由于我们缺乏认知,于是把病痛的原因怪罪在一些表象上,并在这些表象上做大量的文章,实在是可悲。
      嘿,冰台,你扯远了哈,俺们本来是想听你说扎针的痛,怎么扯了这么多无聊的言论出来?
      唔,咳咳…


 
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收藏 分享 邀请
 
上一篇:立新论治(一)        下一篇:痛(下)
 
 
 
 



Copyright © 2015-2017 lixinqizhen.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