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针首页  >>  冰台论道   
 
立新七针到底在讲什么?
2017-7-1 15:48| 查看: 19|作者: 冰台
 
 

    上一篇《立新七针到底是什么》文章推出之后,有不少人表示:还是没明白立新七针到底是什么......


    嗯,也难为你们了,虽然立新这些年非常努力地在解读《黄帝内经》,无奈进步确实太慢了,没能将内经医学精简到真传一句话的境界,立新对此表示十分的抱歉!


    其实有时候我也觉得挺委屈的,内经医学体系巨大,有谁能一言以蔽之?立新解读内经,可谓穷经皓首,将繁琐深奥的古文字转化成相对好理解的立新七针,然后大家再来解读立新七针,有的人受益匪浅,有的人若有所悟,有的人毫无收获。受益匪浅的人对立新七针赞誉有加,收获甚少的人则认为立新在藏私不传或忽悠别人。


    认为立新藏私不传的人可能忘了一个前提:《黄帝内经》是在公元元年左右就问世的,两千年下来虽然有无计其数的人解读内经,可是生活在公元2010年的我们,仍然看不到清晰的内经脉络,但至少截止2017年,很多立新七针的学员已经可以通过立新七针,相对清晰地看到内经脉络,在立新看来这已经是逆天之举,但是很多人还是觉得立新没有做得更好。


    所谓真传一句话,一定是在你已经具备认知高度之后才成立的,即《灵枢》所言:“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比如毫针,如果用一言以蔽之,大概可以用“合于四时阴阳”这几个字来总结,知其要者听到这句话立刻就心领神会,受益匪浅。倘若你都不知道四时是啥,更不明白阴阳怎样分别,又如何理解得了这句真传?看别人颇有收获,自己急如热锅上的蚂蚁,难免乱了教养。


    慢,不后退就行,着啥急呢。所以当俺受到责难的时候,忍不住就小声嘀咕了一句:你们可以等待内经两千多年,为何不能宽容立新七针区区数年?


    也罢,谁让立新不是道门嫡传,不是名医之后,不出身于医学院校呢,既然出身平庸,受点鄙夷挤迫也不冤枉。于是立新将自己站在伯牙与子期的角度,一下就想开了:高山流水,知音难觅。


    立新站在内经医学思想的角度来看,就发现原来是有很多并不适合学中医的人混到中医这条道上来了,所以立新无论怎样努力表现,他们不懂,就是不懂。


    因此,这篇文章,依旧是写给读得懂或喜欢读立新文字的人看的。


    立新七针到底在讲什么呢?这要从立新在内经里看到什么说起。这些年立新在内经里所看到的东西,至少涵盖了五个方面。


1

    立新看到《黄帝内经》是中医的源传,是中华上古先贤智慧的结晶,是中华民族的根源文化,因此立新对内经肃然起敬。内经医学首先注重天地之气对人体的影响,其次注重情志对人体的影响,再次是注重经脉血气循行的影响,最后才注重筋骨皮肉神经血管等对病痛的影响,这是一个全方位、多层次、多系统的立体时空医学,其浩瀚而至简,世界上任何医学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然而,由于人类生活逐渐远离自然,加之传统文化逐渐流逝与变异,世人普遍变得浮躁功利,缺乏信仰与自信,继而对先贤缺乏敬畏之心。于是人们只看到《黄帝内经》的繁琐、深奥、荒诞、错谬,却看不到内经大道的至简之处。


    基于对内经的领悟,感叹民族传统文化之伟大,立新这些年不仅致力于研究挖掘内经,不断推陈创新和弘扬内经思想文化,更是一直大声呼吁:内经是中华民族文化精髓,其价值被我们远远低估了,我们应当反省态度,以敬重和虔诚相对待!


    有位热爱中医的朋友,在对立新七针进行了详细的考察和调研之后,十分感慨,给出了这么一句评论:一个人如果不具备非常浓厚的国家和民族情怀,那么他一定难以理解和吸收自己国家传统文化的精髓。



2


    立新在《黄帝内经》里看到:内经的脉,主要是指人体血液循环系统;内经的筋,主要指人体神经系统及筋膜系统。而内经的经脉和经筋,则是上古贤人们对人体血液循环和神经筋膜之类的理解和运用的方式,属于一种哲学思想。换而言之:经脉经筋并非线条,而是中华祖先将自然规律应用于人体调理和养护,所创建的一些指导思想、战略思想、战术思想、逻辑思维、形象思维、抽象思维......思想,当然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一种存在,所以解剖永远找不到经络。


    当一个人根本无法从战略高度去看待一件事物的时候,你跟他谈经脉经筋的什么抽象逻辑思维,确实彼此都会特别累。更别说那些线性思维已经成为习性的人,要让他们接受三维四维的立体思想......说多了都是泪。


    在自然界,人类相对于其他生物,优势就在于具有思想和创造力,人类社会的发展和稳定,是靠思想决定办法,而不是靠鲁莽蛮干。因此,立新一贯强调立新七针“严禁直接针刺血管、神经、肌肉、骨骼、脏器”,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医疗行为的基本安全性。在立新看来,人体的这些组织系统需要的是养护,而不是被针刺伤害。中医这个职业,是一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自己斗的艰难过程,疾病除了与机体本身有关,更多的还与天气有关,与地气有关,与饮食有关,与生活习性有关,与情志认知有关......


    这么多致病因素,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一而论,如果没有超强的智慧和逻辑思维及辨析能力,怎么可能是良医?正所谓“上医治国安邦平天下”,圣贤的君王治理国家,靠智慧与谋略,整体的规划,长远的格局,有步骤的治理,因此国运能够平安昌盛;昏君则行为不计后果,意气用事,缺乏格局,更谈不上谋略,就很容易导致国家危乱。医生治病也类似治理一个国家,明理的医生,是真正大智慧型,在症状面前,不会被表象所迷惑,心中自有定夺,因此疗效好而稳定,患者的精气神也日趋荣华。糊涂医则属于小聪明,靠吹嘘哗众,追逐病症,投机取巧,其所作所为不但容易导致患者气血衰败,病痛也延绵不绝。所以患者的福祸,不在运气,主要取决于自己和医生的认知度。


    而有的人从未觉得治病如治国,在他们看来治个病居然与治国相提并论,简直是荒唐透顶,在他们的认知里,病因通过化验就可以查个明白,再不行影像片可以一览无遗,还可以通过人体解剖了解清楚,运动力学可以分析到点到位,人体生病分明就是那些筋膜肌肉骨骼的问题。严禁针刺脏腑他们还可以理解,因为这是要害伤不得,但是严禁直接针刺血管、神经、肌肉、骨骼,他们就懵圈了:不让直接针刺这些组织,何谈治病,特么不是忽悠是什么?



3


    立新在《黄帝内经》里看到人是一个球,人体的脉、筋、肉、骨、脏、腑、四肢百骸等等,都是在气的笼罩下发挥各自的功能与作用,自利利他,在相互依赖又相互帮助的状况下统一生存着。而气分阴阳,各有各的循行规律和影响力,决定着人体的状态。如自然界的日月影响地球一般,日有日的规律,月有月的节奏,地球上的春夏秋冬寒暑易节暴风骤雨风和日丽万物生长等等都是拜日月星辰所赐。


    这就是为什么立新七针一直强调针灸一定要合于四时阴阳的原因,人类生于自然,灭于自然,其所有一切行为生活,都必须遵循自然规律,顺者昌,逆者亡。


    当你的认知里根本就没有多少这些自然概念的时候,跟你讲什么营气卫气三焦四海五输气街标本根结之类,你只会越来越茫然,继而得出结论:立新是神棍!



    针灸如何合于四时阴阳?其实不仅仅是针,中医的灸、药、按跷等等均应该合于四时阴阳来用。所谓四时,指春夏秋冬,也指一日的朝午暮夜,人体气血在不同时间和季节里,状态并非恒定,而是有不同的规律和变化。这个变化是顺应天地之气而变化的,比如冬冷夏热,月有阴晴圆缺,人体血气也相应的表现为浮沉虚实等状态,针灸的目的无外乎就是调理血气,所以遵循这些自然规律来调理,是很有必要的。


    例如笔者曾治一突发心慌胸闷呼吸难受患者,发作时间是亥时,遵内经所言冬刺井,遂以立新七针之半寸毫针,取患者大敦和少商二穴,针入不到两分钟,即呼吸顺畅,心胸舒适而愈。


    又如笔者曾治一咽喉发干患者,治疗时间在辰时,遂取丰隆一穴,以立新七针之中号毫针,在穴位皮下挑拨两下,患者立刻感觉满口生津,咽喉润滑。


    针灸不仅要合于四时,还要合于阴阳。人体上为阳下为阴,后为阳前为阴,左为阳右为阴,外为阳内为阴,内经言“善用针者,从阴引阳,从阳引阴,以右治左,以左治右。”所以具体运用的时候,就有上病下治,左病右治,前病后治等等思维运用法则。例如笔者曾治一右肩痛患者,曾在别处多次针灸无效,我按合于四时取其右侧太白穴,按合于阴阳取其左侧合谷穴,仅此二穴,以0.3一寸毫针,针入痛止,活动自如。


    诸如此类,能取得所谓“神奇疗效”,正是因为合于四时阴阳,借助了天地之能量为我所用。如果不在其时,阴阳不分,即使还是这个患者,还取这个穴位,疗效是不会有这么神速的。


4


    立新在《黄帝内经》里看到病各有所宜,各不同形,各以任其所宜。还看到针亦各有所宜,各不同形,各任其所为。于是欣然挖掘内经九针,组建了立新七针系列:鑱针、鍉针、员针、员利针、锋针、毫针、长针、大针。


    毫针疗效神奇无需多言,大家陌生的就是其他的这些针。


    然而这么多针具并不是来了患者不分青红皂白抡上去就扎的,其中鑱针主要是针对皮痹,鍉针主要是应用于脉痹,员针用于肌痹,锋针用于瘀络刺血,员利针适用于筋痹,毫针用于痛痹调养血气,长针适用深邪远痹,大针用于骨痹。这相当于古代战争中一个阵法,不同患者,不同病况,不同程度,选用不同针具对应治疗。比如劳苦农民,更容易筋骨出问题,所以会更多的运用到员利针、长针、大针、锋针等等。而一般市民百姓,多见肌肉软组织痹症,可能会用上员针、鍉针、员利针、锋针等。而对于细皮嫩肉的办公室人员,多见经络气痹,则可能只使用锋针、员利针、毫针就够了。对于那些养尊处优达官贵人,一般多因营卫失调,可能一支毫针足矣。


    这只是一个大概的划分,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比如风里雨里辛劳的农民,其腰腿痛,多半都是顽固性筋骨痹症,如果仅以毫针治疗,常常久治不愈,此时若先以员利针破除筋痹,大针祛除骨痹,然后再以毫针,依标本根结遵四时阴阳而刺,则可收速效。


    立新七针并不是以病名和影像片为依据去用针的,比如养尊处优之人,虽然拍片也可能见到椎间盘突出骨质增生之类,实际上这类人群多属卫气失调,如果贸然使用鍉针大针员利针之类,就属于杀戮太过,适得其反,不但没有疗效,反而泄气太重,加重症状,或者小病治成重病,最后久治不愈。面对这类患者,我们直接取毫针甚至以手指代针,依据四时气的循环规律,调理两三个穴位,就可以轻易治愈看似需要开刀动手术的“顽疾”,并且取得稳定的远期疗效。重点就在于所取穴位和时间以及针刺深浅,正所谓粗守关,上守机,时机掌握好了,是可以四两拨千斤的。



    研究内经的这些年里,笔者运用员利针、大针之类治愈的“顽固性颈腰椎病”实在多得数不胜数,很多看似雷同的病症,治法却不尽同。例如曾治一位“腰椎管狭窄”老年患者,症状是间歇性腿足麻木,走不了50米就必须蹲下才可以缓解,否则越走越麻木,就会摔倒。查其存在筋痹,遂取员利针在双侧环跳穴各一针,起身行走几公里无恙,一刺而愈。再如也是一位“腰椎管狭窄”患者,症状行走数十米即感腿脚麻胀,查其厥阴经上络脉挡道,遂取锋针点刺,出瘀血十余滴,起身行走症状全无。又如还是一位“腰椎管狭窄”患者,症状是行走不一会儿即感腿足酸痛,查其并无五痹存在,遂以一寸小毫针,依四时分阴阳而刺,治疗两次痊愈。


    为何很多人同样运用立新七针系列针具,而疗效不佳?主要还是没整明白这些针具到底是干嘛用的,更没整明白患者的问题是出在关还是机,是出在内还是外,是出在上还是下,是出在左还是右。立新七针治病,并不是左侧痛就一定治左侧,也不是腰腿痛就一定需要扎腰腿。


5


    立新在《黄帝内经》里看到内经所言九针、艾灸、汤药、砭石、按跷、热熨、导引等等,其实都是方法,都是举例说事而已,并非道理本身。也就是说,这些方法,其治病的真相都是一致的,都是依赖于调节人体血气而治愈病痛,我们知道人体血气的规律只有一个,并非有千百个真相。所以立新一直在对学员们讲,九针非针,九针是一种思想,立新七针也非针,立新七针是思想与思维方式的集成。真正把九针弄明白了,针可以是针,也可以是药,也可以是艾灸,也可以是按摩,也可以是刮痧拔罐,更可以是呼吸导引......


    但是当你认知不到位的时候,对于“针可以是药”这一说法,一定感到荒唐无稽,你一定会强烈的不屑。于是,纷繁学习的你,就有了针灸医生、中药医生、按摩医生、艾灸医生、刮痧医生等等多重身份。而且由于认知上的差异,每一种身份里面还会分为若干个门派的医术渊源......


    道理是如此复杂而简单,但是说起来容易,行起来难,主要还是认知的偏颇作怪。人们往往习惯于用眼睛主宰自己的认知,很多人一提到立新七针,立马就联想起那些粗大恐怖的针具,所以用一个字描述立新七针是“痛”,用两个字描述就是“危险”。一些参加过立新七针培训学习的学员,也是傻傻地分不清,他们学习的时候往往不重视老师在思想和思维方面的教育,只着重看老师的病案。而老师手里的病案,常常都是慕名而来的久治不愈患者,这部分患者大多都有严重的筋痹骨痹脉痹等症状,所以老师治疗的时候多用鍉针、长针、大针、员利针等,于是有的学员就牢牢地记住了“腰椎间盘突出症用大针加员利针”、“颈椎病用鍉针加员利针加大针”、“肩痛膝关节痛用长针透刺”......回家之后,但凡有患者求上门来,就动粗针,完全不去分辨面前这位患者究竟到底是不是真正的“五痹”,于是常常把一些根本就不是“痹症”的颈肩腰腿痛患者,粗暴地当成了筋痹、骨痹、脉痹,猛操员利针、大针、鍉针......


    疗效会好到哪里去?可想而知。


    然而毫针呢?怎么都忽视它的重要性?合于四时阴阳呢?怎么全然忘记了?

现代医学认为微循环不畅是百病之源,中医认为经络不畅生百病,其实在这个观点上,中西医的认知是高度统一的。在立新七针的众多针具里,其实只有毫针才是最常用的针,这支针才是调气的最佳工具。只不过,在遇到皮痹、脉痹、肌痹、筋痹、骨痹患者的时候,由于毫针受结构功用所限,难以快速奏效,就要先选择各有所宜的其他几支针,快速改善那些挛缩板结的状况,然后再用毫针来调节经脉血气。通过这种合理的搭配使用,可以极大地提高临床治愈率和疗效的稳定性。


    而面对那些细皮嫩肉养尊处优的患者,就根本无需使用那些粗针大针了,只需毫针略加调养,就能轻易解决他们那些“久治不愈”甚至被医院判决需要“开刀手术”的病症。如果你杀鸡用牛刀,非要用粗大的针具去治,显然是牛头不对马嘴的啊!立新七针里面可是明明白白有毫针的重要地位呀,九针排行第七呢,你说毫针重不重要?我每次讲课都强调毫针是用于调养血气的,立新七针要合于四时来用。然而我发现我高估了很多学员的智商,他们只把眼睛死死地盯在几支针上面,对于我花大量时间三番五次重申的法天则地、取类比象、援物比类、四时阴阳等思维理念,根本就不重视。


    于是常有一些学员抱怨七针太痛了,患者不愿接受,以及七针泄气太重,患者扎完针之后很疲累等等说法。如果确实是筋痹骨痹之类患者,需要扎大针员利针,略有酸胀是免不了的,但并不会非常难受,这种酸胀只是两三秒的事,很快就没感觉了,相比立竿见影并且稳定而无毒副作用的疗效,这点儿酸胀,绝大多数患者都是完全能够欣然接受的。但是,如果扎完之后针感持续酸胀痛很久,那一定是操作医生的手法不够熟练或“度”没掌握好所致。更重要的是,如果人家患者只是一点儿经脉气滞血瘀的小问题,被你当成了筋痹、骨痹来对待,在原本正常良好的软组织上面暴力施用了大针长针员利针等针具,患者肯定疼痛异常,而且事后疲累异常,人家拒绝你再次治疗,也完全属于情理之中。


    2013年3月的时候,立新在重庆市巴南区陈立新针灸诊所,举办了立新七针疗法师徒带教培训,吸收了来自广东、广西、河南、山东、北京、云南、江苏等地的九位学员。


    四年过去了,九位学员中,有四位一直专注立新七针的学员,现在临床表现很优秀。有两位稍差一点,还坚持跟着队伍行走,另有几位则早已放弃了立新七针疗法。



    坚持立新七针的学员并不能说他们就有多优秀,放弃了立新七针的人也并没有错,学医的人发心都是善良的,只是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更适合自己的一种医学和生活方式。


    之所以提到这一期的学员,是因为他们见证了立新七针创建学术体系的初级阶段。那时候立新刚刚从广泛的现代中医理论和西医解剖运动力学之中跳出来,努力地研究和践行内经医学思想。那时候对营卫循行标本根结之类解读得还不够清晰,但是已经非常清晰地认识到经脉,认识到九针,认识到四时阴阳的重要性......立新特别强调中医针灸不应该只是一种毫针独撑天下,而应该回归内经所言“针各有所宜,各不同形,各任其所为”,充分重视鑱针、鍉针、员针、锋针、员利针、长针、大针这几种针具分别在皮痹、脉痹、肉痹、痼疾、筋痹、深邪远痹、骨痹等各种常见病多发病方面的应用。


    广东番禺区中医院的多红东医师就是这期学员中的一位,当时来学习立新七针,他也是疑信参半来的。三月份学习的时候,他见我使用员利针和大针的频率很大,这个学员很聪明,七月份的时候,他找了个理由再次回来,看到我运用锋针刺血比较多,到了秋天的时候,他又找个理由回来看我,这次见我用毫针较多,于是他每次都向其他同学传递信息:师父的针法又变了......


    意思是他发现老师的认知并不稳定。


    说好的合于四时呢?


    多医生腼腆地回答说:我在中医药大学里学习的时候,根本没有接受过合于四时的教育,大学里《黄帝内经》是属于选修课来的......你让我一下子接受这些理念,确实不容易啊。


    于是,有一天,在立新七针针灸协会群里,我跟学员们聊起了合于四时,希望能够唤醒更多的医生重视天地自然规律对人体的影响。


    在此,我以群聊内容截图,作为本篇文章的结尾。


 
我想谈谈我的看法
收藏 分享 邀请
 
上一篇:立新七针到底是什么?        下一篇:月相图
 
 
 
 



Copyright © 2015-2017 lixinqizhen.com,All Rights Reserved.